订购劳保鞋联系电话
    火魔为何能如此肆虐

        有人说,摩天大楼的多少代表着一座城市的繁荣程度,但又有多少人看到了,那漂亮的大楼光影中,隐藏着怎样的危险和隐忧?

        2010年11月15日14时15分的一场大火,将上海市静安区胶州路728号的一栋高层建筑焚毁,58名无辜的居民,在火海中丧生。

        一场伤亡惨重的大火失火大楼是3幢教师公寓楼之一,楼高85m,总建筑面积1万8 472 m。1997年12月竣工,1998年3月入住。大楼的底层是商铺,2至28层为住宅,其中有5家单位、156户居民,实际居住了440多人。事发时,大楼正在进行外立面装修。

         装修工程是静安区政府今年实施的节能综合整治项目的一部分,静安区政府为此曾投资3 000万元。
            2010年9月底,施工队开始陆续进驻该小区,在3幢教师公寓楼外墙搭建脚手架,对外墙进行节能环保改造,增加隔热层。

         现场目击者称,大火是从10~12层之问的脚手架上燃起,随即开始向居民楼里迅速蔓延。14时16分,上海市应急联动中心接到火灾报警,随后迅速调集了静安、宜昌等45个中队122辆各类消防车1 300多名消防官兵赶赴现场扑救。“首批消防力量达到火场时,该高层建筑已处于立体燃烧状态。”在16日17时30分召开的上海市政府新闻发布会上,上海市消防局局长陈飞介绍说。

        现场消防部队一边利用消防高喷车和移动炮,对猛烈燃烧的火灾进行压制,一边在相邻建筑物旁边布置水枪阵地,以隔离向相邻建筑物蔓延的火舌,与此同时,众多消防队员还冒着高温、有毒有害气体等危险,进入失火大楼,对每个楼层、每个房间进行地毯式搜寻,挨家挨户搜救遇险者。

        《经济半小时》播报的新闻画而显示,失火公寓的楼梯间内,灭火用水如溪流般倾泄而下,大楼外地面卜,灭火泡沫也已深及膝盖。除了传统的消防云梯车救人之外,现场指挥部还调来了警务直升机,但最终因火场烟雾过大、索降难度人大而被迫放弃。

         这场大火最终在18时30分被扑灭,历时4个多小时。火场中,107人被消防队员成功营救。公安部副部长刘金同在评价这场灭火救援战斗时说,公安消防官兵处置及时、有力,救援成功,将损失降到了最低限度,避免了更大的伤亡。

        11月18日,上海市政府新闻办、卫生局新闻发布会通报称,经过DNA检测,这场大火已导致58人死亡,其中男性22人,女性36人。另有71人正在医院接受治疗,其中16人伤势严重。

    火势蔓延为什么会如此迅速?

        这次火灾从14时15分燃起,到18时30分扑灭,整整持续了4 h15 rain,火灾燃烧时间甚至超过了2009年的中央电视台“2·9”火灾。在16日举行的上海市政府新闻发布会上,上海市消防局局长陈飞介绍说,大火持续4 h,“足以证明城市高层建筑火灾救援的困难”。

         一直以来,高层建筑火灾扑救都是一个国际性的消防难题。高层建筑本身一般都存在火势蔓延快、人员疏散困难、火灾扑救难度大等弱点。高层建筑的楼梯间、电梯井、管道井、电缆井、风道、排气道等竖向井道,如果防火分隔或防火处理不好,火灾后还会形成烟囱效应,这些井道就像一座高耸的炯囱,成为火势迅速蔓延的通道,而且建筑物越高,烟囱抽吸效应越明显。消防部门曾经测定,在燃烧猛烈阶段,各管井烟气扩散速度可达3~4 m/s,一座100 m高层建筑,在无防火分隔阻挡的情况下,烟火顺井道扩散至顶层只需要短短的30 s。

         这场大火为何在短时间内就呈猛烈燃烧之势,坐阵指挥灭火的陈飞分析指出,主要原因是该着火建筑周围搭满了脚手架,且包裹着大量可燃易燃的尼龙网,踏板均为可燃的竹片板,以致火势迅速向垂直方向及周边蔓延,在极短时间内形成大面积、立体式火灾。同时,火灾时风力较大,风助火威,加速了火势蔓延。

         火灾后第一时间赶赴现场指挥灭火救援的公安部消防局副局长朱力平,16日晚在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也指出,除了尼龙网、毛竹片,楼房外立面上还有大量的聚氨酯泡沫保温材料。

         聚氨酯泡沫燃烧速度非常快,能快到什么程度?朱力平回忆说,造成44人死亡的深圳龙岗区舞乇俱乐部2008年“9·20'’火灾中,由于舞厅大量使用了聚氨酯材料装修,现场监控录像显示,火灾发生后仅仅46 s,有毒浓烟就笼罩了整个大厅。聚氨酯泡沫“一旦燃烧就会产生含有剧毒氰化氢的气体,人如果吸入一口就会中毒死亡”。

         这次火灾中,消防官兵赶到现场后,发现整幢大楼已被浓烟包围,火舌沿着楼层直往上蹿,而且当时风很大,加速了火势蔓延,瞬间就形成一个大面积、立体式的火场。除了这些原因,朱力平还介绍,这幢大楼是在已有156户人家人住的情况下进行外立面装修施工的,楼内人员密集,可燃物多,疏散难度大。正是这么多致灾因素叠加到一起,才酿成了一场近年来罕见的大火,导致了这么惨重的人员伤亡。

    火灾暴露出问题重重

         脚手架、防护网、竹踏板,在城市生活过的人,对这些东西想必并不陌生,这些在很多建筑工地上司空见惯的东西,这次却成了火魔的帮凶。

        11月17日,国务院11月15日特别重大火灾事故调查组召开全体会议,指出事故原因是由无证电焊T工违章操作引起的:2名电焊工违规实施电焊作业,引燃了施工时搭建的脚手架上的防护尼龙网和其他可燃物。

         事故调查组组长、国家安监总局局长骆琳在会议上指出,这起事故是一起因违法违规生产建设行为所导致的特别重大责任事故,也是一起不该发生的、完全可以避免的事故。事故暴露出5个方面的问题:电焊工无特种作业人员资格证,严重违反操作规程,引发大火后逃离现场;装修工程违法违规,层层多次分包,导致安全责任不落实;施工作业现场管理混乱,安全措施不落实,存在明显的抢工期、抢进度、突山施工的行为;事故现场违规使用大量尼龙网、聚氨酯泡沫等易燃材料,导致大火迅速蔓延;有关部门安全临管不力,致使多次分包、多家作业和无证电焊工上岗,对停产后复工的项目安全管理不到位。
         工程转包,是一个已经让人听的耳朵起茧的名词,近年来,每逢建筑施工事故,都能查出层层转包问题。

         事故调查组通报说,该工程总包方为上海市静安区建设总公司,分包方为上海佳艺建筑装饰工程公司。工程脚手架搭设作业分包给上海迪姆物业管理有限公司施工,节能工程、保温工程和铝窗作业,通过政府采购程序分别选择了正捷节能工程有限公司和中航铝门窗有限公司进行施工。调查组指出,工程存在违法分包问题。

        《东方早报》记者曾采访过现场某项目施工负责人李士(化名),李士介绍说,“是‘佳艺装饰’花钱雇我的,我没有正规公司,都是自己单干。”说白了,他就是最后一层分包下去的包工头。李士介绍说,前两者之间有没有中间方他不得而知,他受雇佳艺公司后,又雇用了一干马路工人,这些马路工人,绝大多数没有施工资质,而最终具体施工的大部分却是他们。

        其实,早在2004年2月19日,建设部就为加强建设施工质量安全,颁布了专门规范工程承包的《房屋建筑和市政基础设施工程施工分包管理办法》,明令禁止将承包的工程进行转包或违法分包,严禁个人承揽分包工程业务。就目前的报道来看,该工程起码经过了3次分包,人们不禁要问:相关监管部门是如何监管的?如果说层层转包合乎情理,那为什么不修订这些规章制度,给它合法身份,如果说办法制定科学严谨,又为什么不痛下杀手,严厉打击?

        再说工程监理,自2004年2月1日起施行的《建筑工程安全生产管理条例》,明确监理方的安全责任为:发现安全隐患的,应当要求施工单位整改,情况严重的,应当直接发停工令。该工程中,无证上岗、违章作业,违规使用易燃材料,负有监理重任的上海市静安建设工程监理有限公司却对这些安全隐患视而不见,使监理工作流于形式。

        对工程安全起决定性作用的是两个单位,一个是建设施工单位,一个是现场监理单位,两个单位的源头失守,使企业主体安全生产责任落空,从而为事故埋下了极易发生的伏笔。责任追究不能仅止步于违章工人。 此次事故是近年来上海、乃至全国发生的少见的特别重大火灾事故,其实,早在今年4月2日,公安部即在河北石家庄召开了全国构筑社会消防安全“防火墙”工程现场会,公安部副部长刘金国在会上部署了全国构筑社会消防安全“防火墙”工程。

         该工程的核心,是提高社会单位消防安全“四个能力”,即提高检查消除火灾隐患能力,切实做到“消防安全自查、火灾隐患自除”;提高组织扑救初起火灾能力,切实做到“火情发现早、小火灭得了”;提高组织人员疏散逃生能力,切实做到“能火场逃生自救、会引导人员疏散”;提高消防宣传教育培训能力,切实做到“消防设施标识化、消防常识普及化”。

        现在来看,此次火灾事故中,建设施工单位并没有做到“消防安全白查、火灾隐患自除”。那么,政府部门消防工作组织领导、监管监察、设施建设、检查考评责任又是怎么落实的?

        《新京报》报道称,住在这栋大楼里的赵女士介绍说工程开始后,楼道内到处都是施工人员乱扔的烟蒂,保洁人员也不清理,她为此曾不止一次地反映施工存在安全隐患,但迟迟没有得到解决。

        再者说,失火公寓楼是在住有156户人家的情况下进行外立面装修施工的。没有转移楼内大量居民,相关部门又是如何批准工程动工的?在住有大量居民的公寓楼外进行大范围装修,有关安全保障措施在哪里?公安部消防局副局长朱力平指出,这“相当于边营业边施工,这是安全生产的大忌”。

        事故后第二天,上海市公安局副局长程九龙即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8名犯罪嫌疑人已被刑事拘留,里面有包工头和电焊操作工人等。

        客观地说,这4人仅仅是那个点燃导火索的人,他们点没点燃这个导火索,毋庸置疑的足,安全隐患这颗地雷已经埋下了。而那些埋地雷的人,更应该深入追究、严惩不贷。

         试问,任何一个上升到了市政级别的工程,不管它在建设、还是在装修,都有好几道关口在把着这道门:施工前防火措施不过关,这个工程是如何通过消防部门的开工审批的;施工中产生消防隐患,防火部门还可以11月16日,消防人员在发生特大火灾事故的高层住宅楼下进行清理直接下停工令,贴条封门;建设部门三令五申禁止违规分包转包,工程中存在这些问题,建设部门是怎么查处的;存在安全隐患,安监部门也可以责令停工、停产整顿。

        事故调杏组通报的五大问题,涉及很多政府监管部门,这些部¨当时是怎么管的,怎么放行工程的?正是他们的失控漏管,才导致这颗地雷最终被引发。这些深层次责任,更需要追究。而不仅仅是惩罚几个存在直接责任的电焊工人。

    高层建筑应考虑综合防火措施

        摩天大楼已经成为一个城市繁荣的标志,殊不知,繁荣的背后也有隐忧。我国的消防能力并没有赶上高层建筑的建设脚步。中国建筑学会建筑防火与区划委员会委员、北京工业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副教授胡斌在接受中央电视台《经济半小时》记者采访时指出,国内大部分消防云梯车也就是七八十米的高度,而一般超高层建筑的高度都在三四百米以上,这些超高层建筑一旦发生火灾,一般的消防设备只能是爱莫能助。

        就拿上海来说,目前,上海有高层建筑1.9万栋,超高层建筑1 000栋,上海消防部队的装备在世界上都处于先进水平,但此次火灾扑救中,连上海“最先进的装备和最精干的力量”也力有不及,《凤凰网》报道称现场仅有一台90 m的云梯车居高临下压制火势,其他云梯车达不到20层的高度,显得力不从心。

        其实,不光是在上海,在北京,也同样面临着这些难题,北京市目前最高的消防云梯车可登高90 m,云梯车水炮喷射高度抵消云梯车支撑倾斜度后,也只能够对付30层左右的高层建筑火灾,而现在北京的地标建筑——国贸三期已达80层,高达330 m。

        总有消防云梯车够不到、水喷不上去的时候。因此,对高层建筑来说,最牢靠的还是依靠自身的防火措施来保障安全,依靠自身的消防设施来进行自救。这中间,美国的一起超高层建筑火灾事故,已为我们提供了借鉴和启示。

        1990年7月16日,美国纽约帝国大厦(共102层)第51层发生一起火灾事故,着火后,热气流与烟雾迅速扩散到楼梯问和楼道里,当时大楼内至少有3 000人,给救火和疏散带来了麻烦。当时美国最高的消防云梯车,举高能力也不过55 m,只能达到大厦的12层,第51层失火,云梯车也是望火兴叹,鞭长莫及。

        好就好在帝国大厦内消防设施比较完善,着火部位5105号套房所在楼层有两个防火楼梯,保证了被困人员的安全疏散,大楼内消防水压充足,加上外面直升机的增援,最后成功扑灭了火灾。此次大火,3 000人无一死亡,仅有38人因烟熏中毒被送往医院治疗。

        对比20年前美国纽约发生的这起火灾,我们能发现自身那些不足?

        《凤凰网》报道称,这次火灾扑救中,现场水压不够,尽管有10多支水枪朝着失火大楼喷水,但一些消防水枪喷出的水柱明显乏力,未到达着火区域就散落下来。

        如何吸取这些教训,做好火灾防范?华南理工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副院长郭铭军在接受《南方日报》记者采访时指出,高层建筑最主要的是要有科学的防火分隔设计,要设置分区,每2 000 m。为一个分区,每个分区应设置两道消防楼梯。因此,面积超过2 000 m。的大楼,要有三四道消防楼梯,而高度在1()0 m以上的楼层都应设置避难层。设计人员要针对所设计建筑物的具体条件灵活运用,加强防火隔断,增加灭火手段,加强防排烟措施,采用不同的解决办法,达到防火目的。

        清华大学公共安全中心研究员、北京市消防局副局长李进在接受《经济半小时》记者采访时也介绍了法国的经验,法国高层建筑是南一个个独立的安全舱组成的,“这样,每一个单元安全以后,这个楼就安全了。”法国政府同时还严格规定,“所有的外装材料不准用可燃的材料”。

        而此次火灾中,大楼外面包裹的聚氨酯泡沫等易燃装修材料,成了火灾迅速燃烧和荼毒生命的罪魁祸首。尤其让人担心的是,近年来新建或现在正在建设的大楼,已在广泛使用这种材料进行楼体保温,谁敢保证,火魔就不会光顾它们?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