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购劳保鞋联系电话
    行走在公益路上

        陈乐晶先生是上海黄浦公益慈善联合会执行会长、上海安邦实业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上海劳动保护用品协会副会长、国家职业安全健康防护委员会常务理事、全国劳保行业专家委员会安全鞋(靴)专家。作为安邦实业的掌门人,他以“为客户创造价值,为员工谋求福利、为社会创造进步”为经营理念,以品质创新立市,以服务传播品牌,迅速成为业界发展最快的企业之一。管理经营的这家业界瞩目的公司,也一直行走在公益路上,为社会做着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
     
        走进安邦公司陈乐晶总经理的办公室,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四个苍劲有力的大字:广结善缘。陈总很健谈,我们的对话就从这四个字拉开了话题。
     
       
    记者(调侃):听说联合会刚创建的时候,陈总您是最不积极的人?
     
        陈乐晶:没错。联合会召开筹建会议那天,我就在想,作为一个年收入颇丰的女企业家,贾雅婷(会长)完全放弃自己的事业,去组建民间公益机构,肯定是想利用“公益”这个平台,达

    到自己的政治或经济利益目的。如果真的就是想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公益的话,做就可以了,为什么一定要有个机构呢?但那天遇到贾会长的父母亲,她父亲拉着我的手说,雅婷是发誓要做公

    益,我们家里人都鼓励她,你也支持一下吧。看着老父亲诚恳的眼光,我就糊里糊涂成为联合会首批创会人之一。但我告诉你,开始的半年,我真的什么也没做,只要会长跟我们商讨联合会的

    发展、活动,我都第一个站出来反对、质疑。
     
       
    记者:那是什么原因改变你对联合会的看法并积极投入呢?
     
        陈乐晶:我观察贾会长足足半年多,发现她是认真的。刚成立的时候,我们联合会没有场地,她冒着酷热去跑政府部门要办公场地;秘书处工作人员的薪水大多是她自己自掏腰包支付工

    作人员工资;为了节约活动费用,总是左算右算,或找企业资助,我笑话她是“苦行僧”式的公益,她说能省一分是一分;秘书长李洁的爱人去重庆创业了,李洁带着孩子毅然留在上海,帮

    助联合会做核心执行工作;周安柱老师为了建设联合会核心品牌—福田缘,推掉了许多生意,为“暖心午餐”项目(现在该项目叫“微孝百分百”)做详细规划;那时候我们的创会会员个个

    都很积极,他们总在打电话给我,告诉我们联合的工作、活动安排,征询我的意见,现在想想,当时作为一个创会理事,真是无地自容啊。看着会长和我们的会员、志愿者这样积极、无私地

    投入,我想,当初既然我承诺愿意加入联会会,我就要对自己的承诺负责任,我不能再犹豫拖后腿了,于是主动向会长请缨:我干,我一定配合你工作,积极干!
     
       
    记者:大家都说你把公益文化植入你们的企业文化中,这对你们企业有帮助吗?
     
        陈乐晶: 2012年初,我参加联合会组织的培训学习,安柱老师讲的“孝善文化”——“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我广义地理解为责任;联合会“积极务实、团队合作、

    诚信利他、成就自我”的价值观,我把“诚信利他 成就自我”视为双赢。于是我把自己的理解带到企业中,组织员工学习实践孝善精神和利他观念。收获非常大,这大大提升了员工与家人

    之间的亲密度、加强了部门之间、员工之间的互助意识和相互理解,特别是用“诚信利他”的付出心态改善了与客户的关系,赢得客户持续的回报,验证了诚信利他与成就自我之间的关联关

    系。这几年,我关注员工的心态、生活、教育比我用于业务拓展的精力要多些,我不重点关注的地方反而成为我们发展的强项,每年的业绩目标都超额完成。同时,我们的部分员工也积极地

    加入联合会,已经有22名员工成为我们联合会的会员。他们自发结对孤寡老人,上门探望、聊天、给老人送生活必需品,在雅安地震、余姚水灾、老西门火灾救助中,他们积极募款参与救助

    。我们用善念吸引凝聚人才,用善行影响客户和周边的人。
     
       
    记者:联合会有很多理事和会员都是由于的您感召,他们才加入的,能介绍一下吗?
     
        陈乐晶:其实,我感召的这些人平时就是爱心人士。李慧华、陈利剑他们一个在南京、一个在无锡,一直关心我的微信公益活动,雅安救援回来以后,他们相继来到上海,强烈要求加入我

    们联合会;上海温浦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娄志玉跟我家住同一个小区,我们经常聊一些公益慈善话题,他是很有思想的一个人,他跟我当时创会初期的想法一样,你们是不是有什么目的?经

    过一年的了解和审视后,他不仅自己加入了联合会,还鼓励他的员工参与,在身边的朋友圈发起暖心午餐、贵州助学募捐,成为我们联合会付出最多的理事之一;章程是一名优秀的室内设计

    师,认识于他缘于帮助我们公司设计产品展示中心,交流中我得知他经常组织朋友去西藏、贵州、陕西等地助学、改善山区贫困学校改善办学条件,因为公益理念一致,他也来到我们联会…

    …只要我们是做真正的公益,才会有公信力,这些爱心人士才愿意跟我们在一起。值得一提的是,李慧华的公司是经营进口大型室外玩具的,去年参加一个政府招标项目,招标方对参加公益

    组织并承担社会责任的投标企业予以加分,结果,李总的公司因此获得加分,一举拿下260万的订单。3年前,一位日本的客人购买了上海闵行区的独栋别墅,约谈了很多装修施工队伍,终因

    不信任,而迟迟未落实。当她得知章程是一位很付出、有爱心的联合会理事后,随即约谈章程,据我所知,承包装修项目的落实不超过半小时,对方就以“这是一家有爱心有责任的公司,值

    得我信任”而把数百万的装修项目放心地交给章程公司。
     
       
    记者:你现在管理企业,一边又要参与联合会的管理工作,你家人支持吗?
     
        陈乐晶:刚开始的时候,我爱人也抱怨,说我人在办公室,心在联合会,并且也曾阻止我参与联合会工作。联合会这三年一直在打基础。由于我之前对公益理论、公益政策方面了解的并不

    十分透彻,所以要花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去学习探索,爱人的抱怨也难免。但是有一次,贾会长带着我和我爱人一起去看望孤寡老人,回来后爱人说,“原来在这么繁华的国际大都市里还有这

    么贫穷孤独的老人,他们真的非常需要你们联合会的帮助”。后来她把孩子也带到联合会的助老、助学、义卖活动中,鼓励孩子们从小养成帮助他人的行为习惯。现在公司良性发展中,员工

    无需督促,自觉按目标执行实施,在管理上我轻松多了,联合会工作事实上并没有影响我对企业的管理。所以,至于你刚才提的问题,我不回答了,你懂的(笑)。
     
       
    记者:现在社会上对公益组织的非议、看法很多,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陈乐晶:我觉得社会上一部分人的看法并不代表所有人的看法,当初我也是这样看贾会长、看我们联合会的呀(大笑)!社会上现在公益机构很多,说明热爱公益的人越来越多。至于某些

    公益慈善机构发生、出现一些令爱心人士“寒心”的问题,我个人认为有几点:一是公益机构缺乏公信力和透明度;二是一些人不理解,认为公益机构收取管理费是不对的,是牟取组织、个

    人福利的行为。这些问题社会上反映比较集中,只要一个人有质疑,马上出现一呼万应的局面。现在网络发达,过去“好事三年半,坏事三天半”,现在是“好事十年,坏事一天”。而且,

    在任何时候,“钱”都是敏感的话题,正因为如此,贾会长说,我们要做阳光慈善。我们恪守自己的创会理念,特别是捐赠款物,我们均根据捐赠者的意愿,建立受赠者签收、拍照、回访记

    录档案,随时可调出来了解捐赠款项的去向,而且,我们现在是爱心人士捐多少,我们悉数捐给受赠人,并及时在会员公共平台、网站公布,以此加强公信力、提高透明度。至于营运管理费,

    我们联合会目前还没有依照《基金会管理办法》提取,专职人员工资、一些办公费用、运输费、及异地公益项目差旅等都是由联合会核心人士捐助或项目执行人自费的。尽管是否取要提取管

    理费在过去的三年间讨论过多次,但最终还是没实施。其实,在过去的三年里,我们一直在思考,也有困惑,作为民间公益机构,我们没有政府背景,要营运、要发展要树品牌,长期依赖联

    合会核心骨干资助联合会营运管理费用难以快速发展,如何“造血”促进长足发展,将成了我们联合会一个新的课题。
     
       
    记者:在结束采访前,陈总能简单谈一下您对联合会的未来是怎么想的?
     
        陈乐晶:我来自农村,从小接受父辈的教育是孝、善。今天,也是大家的帮助支持下才事业有小成,现在我们要用善爱的行为回报社会,说小点是用自己的行为感恩曾经支持帮助过我的人

    ,说大点,是企业的社会责任。尽管现在能力和实力还相对薄弱,但我一直会带着我的家人、我的员工与联合会一起在公益路上前行,做践行者。

        采访结束离开陈总办公室时,遇到公司物流主管江军,得知我采访陈总的,他说:“跟着陈总学的最多的,还是怎么做人,做有德行有良心的人,做一个脚踏实地的人,只要学会了做人,

    其他事都好做。"

     

                                                                                                                                                                                                                                                                                                                    本刊记者:李文卿

    相关文章